当前位置:45game国学红楼梦中龄官为何要两次拒唱牡丹亭?原因是什么
红楼梦中龄官为何要两次拒唱牡丹亭?原因是什么
2022-12-07

龄官是清代小说《红楼梦》中的女性人物,十二戏子之一。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,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。

花袭人被王夫人提拔为准姨娘,薛宝钗前去道贺。正巧袭人在给贾宝玉绣鸳鸯肚兜,一时要出去方便,宝钗顺势坐在袭人位置,因喜爱那活儿计,便也帮着绣了起来。不想发生了两件意外。

一,林黛玉和史湘云相约来给袭人道贺,撞见宝钗坐在宝玉床头绣花,引出一场笑来。还是湘云不想让宝钗难堪,拉着黛玉走了。

二,贾宝玉梦中突然说出:“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?什么是金玉姻缘,我偏说是木石姻缘!”薛宝钗听了这话,不觉怔了。金玉良姻终究于贾宝玉无心,对宝钗是个不小的打击。且贾宝玉梦呓,难说是梦是醒。

一时袭人回来了,说起遇见黛玉、湘云对她道贺,还说怕是笑话。薛宝钗倒是开了她玩笑,证实确有其事。一会儿果然王熙凤派人通知她,又叫她去给王夫人磕头,只是不必惊动贾母。

王夫人悄无声息抢了贾母的人,还瞒着老太太,这等细节足以证明她心中对贾母的尊重降到了最低。婆媳之间矛盾很深到了难以调和的地步。

贾宝玉听说袭人得了结果,自然也是高兴。他在心中早都将袭人当做妾,倒也没什么惊喜。夜里二人闲话,还说到袭人再走不得,却不知袭人努力谋划付出就是要不走的。

不过当天夜里,贾宝玉最终讲了一段颇为自负的话很有意思。

(第三十六回)“比如我此时若果有造化,该死于此时的,趁你们在,我就死了,再能够你们哭我的眼泪流成大河,把我的尸首漂起来,送到那鸦雀不到的幽僻之处,随风化了,自此再不要托生为人,就是我死的得时了。”

宝玉自得于能得到所有女儿为他掬一把泪,就是现在死了,被汇聚成河的泪水送到无人之地灰飞烟灭,就希望下辈子再也不要为人,保留这一世的完美,现在死了也值得。

贾宝玉这段话可谓自负。他从被打后感受到众女儿为他尽心尽力非常得意。什么功成名就,为官做宰,在他眼里心中全不如换得女儿真心有意义。

殊不知这得意打脸来得特别快,不久他就知道“井底之蛙”的真正含义。

话说贾宝玉被贾母省了贾政召唤,也不太用晨昏定省。真正是得了“大逍遥”,一时间无比自在。但时间长了也就没意思。而且以养伤为借口,也不能出门,大观园就那么些东西,难免会厌烦。

这一天无聊时想起了《牡丹亭》,自己看了两遍书,还是不过瘾,想起梨香院的小旦龄官唱的最好被姐姐元春喜欢,便起身去了梨香院,要求龄官唱一段《牡丹亭》给他听。

(第三十六回)宝玉因问:“龄官独在那里?”众人都告诉他说:“在他房里呢。”宝玉忙至他房内,只见龄官独自倒在枕上,见他进来,文风不动。宝玉素习与别的女孩子顽惯了的,只当龄官也同别人一样,因进前来身旁坐下,又陪笑央他起来唱“袅晴丝”一套。不想龄官见他坐下,忙抬身起来躲避,正色说道:“嗓子哑了。前儿娘娘传进我们去,我还没有唱呢。”宝玉见他坐正了,再一细看,原来就是那日蔷薇花下划“蔷”字那一个。又见如此景况,从来未经过这番被人弃厌,自己便讪讪地红了脸,只得出来了。

贾宝玉在贾家是“活龙”一般得宠,谁见了不着力巴结,就算无所图的也愿意和他交好。一来他地位高,二来对女儿确实尊敬有礼。

然而龄官见他进来,就那么躺着理都不理。“文风不动”,是不搭理不说,还满是拒绝。

贾宝玉不了解龄官,他和女孩子们闹惯了,与其他小戏子也亲近。只管走过去在她床边坐了,赔笑央求她唱“袅晴丝”一套。

“袅晴丝”不是曲牌,而是出自《牡丹亭·游园》的一句“袅晴丝吹来闲庭院,摇漾春如线”。是说杜丽娘尚在闺房更衣穿戴,受丫头春香蛊惑要出去。“袅晴丝……”代表她对春天的感知与想象,通过意向去刻画想象中春天的美好。

杜丽娘移步到花园,才看见满园春色,不禁慨叹:“不到园林,怎知春色如许!原来姹紫嫣红开遍……”正是林黛玉当日听梨香院排演《牡丹亭》的片段。

贾宝玉求唱“袅晴丝”一套,其实是让龄官唱《游园》《惊梦》,这是《牡丹亭》的精华。

但如果还记得元春省亲当晚情节的,就一定会知道龄官尽管唱的好,却是绝不唱《牡丹亭》的。她的本戏是《钗钏记》的《相约》《相骂》。当日就直接拒绝贾蔷要求给贵妃唱《游园》《惊梦》,她此番拒绝贾宝玉一点不意外。意外的是她对宝玉的亲近畏如蛇蝎,急忙躲避。

贾宝玉完全没想到自己不但被拒绝,还被嫌弃,一时间闹了个大红脸,只得出来了。

此时前文出现一次的宝官又出来问他如何?还说不要紧,等贾蔷回来让她唱,就一定唱。意思是龄官这样与你无关。她只给贾蔷面子。

宝官和玉官常在一起,二人此后再没出现。应该是贾家解散小戏子时远走高飞了。

宝官、玉官无疑是贾宝玉或者宝黛的“影”。她们获得自由远走高飞,是贾宝玉,或者宝黛二人的另一种人生呈现。

宝官对照贾宝玉,只会由他出面说话才是,换了其他人不可。《红楼梦》看人物线索关联,只看前后情节,就知道互相必有关系。

通过“椿龄画蔷痴及局外”,都知道龄官此时与贾蔷爱得死去活来,自然不肯与贾宝玉亲近。毕竟没准哪一天龄官成了侄儿媳妇,可如何是好。

不过,当时解读龄官就说她与袭人、秦可卿类似,属于钗黛双属性的“兼美”。

龄官一方面代表薛宝钗,以《钗钏记》为例,暗示贾元春支持金玉良姻。而她拒绝唱《牡丹亭》代表的林黛玉,也预示贾元春和王夫人不喜欢林黛玉。

龄官又代表林黛玉,《牡丹亭》被她两次拒绝唱,一是彰显贾元春的立场。二是作者暗示龄官不想成为林黛玉那样的悲剧人生。她想要走出不一样的命运。奈何世事无常。

龄官长得像林黛玉,注定她也是黛玉的影。

龄官生病吐血,大体是肺结核无疑。林黛玉虽不是痨病,却与龄官表征相似。王夫人就认为她是肺结核,其实不是。

龄官不满意当戏子成玩物被圈养,对贾蔷买回来的鸟儿极为愤怒。

(第三十六回)龄官道:“你们家把好好的人弄了来,关在这牢坑里学这个劳什子还不算,你这会子又弄个雀儿来,也偏生干这个。你分明是弄了他来打趣形容我们,还问我好不好。”贾蔷听了,不觉慌起来,连忙赌身立誓。又道:“今儿我那里的香脂油蒙了心!费一二两银子买他来,原说解闷,就没有想到这上头。罢,罢,放了生,免免你的灾病。”说着,果然将雀儿放了,一顿把将笼子拆了。

林黛玉在《葬花吟》中说:“愿奴胁下生双翼,随花飞到天尽头”,岂不就对应至此?

贾宝玉此时全忘了还要听什么戏,眼睁睁看着面前一对小情侣在“闹别扭”。此情此景他是太熟了,与林黛玉的日常不就是如此?而他也终于体会出龄官当日画“蔷”的苦楚,印证出林黛玉的心,一时比之那两个“忘乎所以”的人更“痴”了。

龄官后来在贾家解散梨香院时出也去了,此后再没提及。她与贾蔷很可能有个结果,就不知道是否长久。他们与贾芸小红一样,又是宝黛姻缘的另一种样子,甚至可能代表了宝黛钗三人的关系,就不多说了。

贾宝玉看呆了,都忘记怎么回到的怡红院。回去就看见林黛玉正和袭人说过。你说前面刚说宝官,以及龄官与贾蔷情形,回去就是林黛玉在怡红院……作者显然借“蔷龄”二人写宝黛才是真。此时若出现的是薛宝钗或者其他人就都不对了。